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nbwlp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huangsetupian

印黎 18万字 546193人读过 连载

《huangsetupian》

天津商人某,将贾远方,往富人贷资数百。为偷儿所窥及夕,预匿室中以俟其归。商以是日良,负资竟发。偷伏久,但闻商人妇转侧床上似不成眠。既而壁上一小门,一室尽亮。门内有女子出容齿少好,手引长带一条,榻授妇,妇以手却之。女固之;妇乃受带,起悬梁上,颈自缢。女遂去,壁扉亦阖偷儿大惊,拔关遁去。  明,家人见妇死,质诸官。拘邻人而锻炼之,诬服成狱不日就决。偷儿愤其冤,自于堂,告以是夜所见。鞫之真,邻人遂免。问其里人,宅之故主曾有少妇经死,年容貌,与盗言悉符,因知是鬼也。欲传暴死者必求代替其然欤

直隶有慕生小字蟾宫,人慕小寰之。聪惠喜读年十六,翁文业迂,使而学贾,从至楚。每舟无事,辄便诵。抵武昌父留居逆旅守其居积。乘父出,执哦诗,音节镪。辄见窗憧憧,似有窃听之,而未之异也。 一夕翁赴,久不归,吟益苦。有徘徊窗外,映甚悉。怪,遽出窥觇则十五六倾之姝。望见,急避去。二三日,载北旋,暮泊滨。父适他,有媪入曰“郎君杀吾矣!”生惊之,答云:妾白姓。有女秋练,颇文字。言在城,得听清,于今结念至绝眠餐。欲附为婚姻不得复拒。生心实爱好第虑父嗔,直以情告。不实信,务盟约。生不,媪怒曰:人世姻好,求委禽而不者。今老身媒,反不见,耻孰甚焉请勿想北渡!”遂去。间父归,善词以告之,冀垂纳。而以涉远,又女子之怀春,笑置之。 泊舟处水没棹;夜忽碛拥起,舟不得动。湖每岁客舟必留住守洲者至次年桃花溢,他货未,舟中物当倍于原直也以故翁未甚怪。独计明南来,尚须资,于是留自归。生窃,悔不诘媪里。日既暮媪与一婢扶郎至,展衣诸榻上,向曰:“人病此,莫高枕无事者!”去。生初闻惊;移灯视,则病态含,秋波自流略致讯诘,然微笑。生其一语,曰“‘为郎憔却羞郎’,为妾咏。”狂喜,欲近之,而怜其弱。探手于,接为戏女不觉欢然谑,乃曰:君为妾三吟建‘罗衣叶’之作,病愈。”生从言。甫两过女揽衣起曰“妾愈矣!再读,则娇相和。生神益飞,遂灭共寝。女未已起,曰:老母将至矣”未几媪果。见女凝妆坐,不觉欣;邀女去,俯首不语。即自去,曰“汝乐与郎戏,亦自任。”于是生研问居止。曰:“妾与不过倾盖之,婚嫁尚未必,何须令家门。”然人互相爱悦要誓良坚。 女一夜早挑灯,忽开凄然泪莹,起急问之。曰:“阿翁且至。我两事,妾适以卜,展之得益《江南曲宿命论认为史发展是由种不可知的量(即命运所,词意非。”生慰解,曰:“首‘嫁得翟塘’,即已大,何不祥之有!”女乃欢,起身作曰:“暂请手,天明则人指视矣。生把臂哽咽问:“好事谐,何处可相报?”曰“妾常使人探之,谐否不闻也。”将下舟送之女力辞而去无何慕果至生渐吐其情父疑其招妓怒加诟厉。审舟中财物并无亏损,呵乃已。一翁不在舟,忽至,相见依,莫知决。女曰:“昂有数,且目前。姑留两月,再商止。”临别以吟声作为会之约。由值翁他出,高吟,则女至。四月行,物价失时诸贾无策,资祷湖神之。端阳后,水大至,舟通。  生归,凝思成。慕忧之,医并进。生告母曰:“非药禳可痊惟有秋练至。”翁初怒;久之支离惫,始惧,车载子复入,泊舟故处访居人,并知白媪者。有媪操柁湖,即出自任翁登其舟,见秋练,心喜,而审诘族,则浮家宅而已。因告子病由,女登舟,姑解其沉痼。以婚无成约弗许。女露面,殷殷窥,闻两人言眦泪欲望。视女面,因哀请,即亦之。至夜翁,女果至,榻呜泣曰:昔年妾状今君耶!此中味,要不可使君知。然顿如此,急何能便瘳?请为君一吟”生亦喜。亦吟王建前。生曰:“卿心事,医人何得效?闻卿声,神爽矣。试为吟‘杨柳千尽向西’。女从之。生曰:“快哉卿昔诵诗余有《采莲子云:‘菡萏莲十顷陡。心尚未忘,一曼声度之”女又从之甫阕,生跃曰:“小生尝病哉!”相狎抱,沉若失。既而:“父见媪词?事得谐?”女已察翁意,直对不谐”。 既而女去,来,见生已,喜甚,但勉之。因曰“女子良佳然自总角时柁棹歌,无微贱,抑亦贞。”生不。翁既出,复来,生述意。女曰:妾窥之审矣天下事,愈则愈远,愈则愈拒。当意自转,反求。”生问,女曰:“商贾之志在利耳。妾有知物价。适舟中物,并少息。为我翁:居某物三之;某物之。归家,言验,则妾佳妇矣。再时君十八,十七,相欢日,何忧为”生以所言价告父。父不信,姑以资半从其教既归,所自货,资本大;幸少从女,得厚息,相准。以是秋练之神。益夸张之,女自夸,能己富。翁于益揭资而南至湖,数日见白媪;过日,始见其舟柳下,因禽焉。媪悉受,但涓吉女过舟。翁赁一舟,为合卺。  乃使翁益南所应居货,籍付之。媪邀婿去,家其舟。翁三而返。物至,价已倍蓰将归经验的一体,它是个绝对的大,现象都被所包含、协女求载湖水既归,每食加少许,如醯酱焉。由每南行,必致数坛而归后三四年,一子。  日涕泣思归翁乃偕子及俱入楚。至,不知媪之在。女扣舷母,神形丧。促生沿湖讯。会有钓鳇者,得白。生近视之巨物也,形类人,乳阴具。奇之,以告女。女骇,谓夙有生愿,嘱生放之。生往钓者,钓者直昂。女曰“妾在君家谋金不下巨,区区者何靳直也!如不从,妾即湖水死耳!生惧,不敢父,盗金赎之。既返不女。搜之不,更尽始至问:“何往”曰:“适母所。”问“母何在?腆然曰:“不得不实告:适所赎,妾母也。向洞庭,龙君司行旅。近中欲选嫔妃妾被浮言者称道,遂敕母,坐相索妾母实奏之龙君不听,母于南滨,欲死,故罹难。今难虽,而罚未释君如爱妾,祷真君可免如以异类见,请以儿掷君。妾自去龙宫之奉,必不百倍君也。”生大,虑真君不得见。女曰“明日未刻真君当至。有跛道士,拜之,入水从之。真君文士,必合允。”乃出腹绫一方,:“如问所,即出此,书一‘免’。”生如言之。果有道蹩躠而至,伏拜之。道急走,生从后。道士以投水,跃登上。生竟从而登,则非也,舟也。拜之,道士:“何求?生出罗求书道士展视曰“此白骥翼,子何遇之”蟾宫不敢,详陈始末道士笑曰:此物殊风流老龙何得荒!”遂出笔书“免”字符形,返舟下。则见道踏杖浮行,刻已渺。归女喜,但嘱泄于父母。 归后二三,翁南游,月不归。湖俱罄,久待至。女遂病日夜喘急,曰:“如妾,勿瘗,当卯、午、酉时,一吟杜《梦李白》,死当不朽待水至,倾盆内,闭门妾衣,抱入之,宜得活”喘息数日奄然遂毙。半月,慕翁,生急如其,浸一时许渐苏。自是思南旋。后死,生从其,迁于楚

一  《聊斋志异曾被认为是文言小之集大成者。单从者所使用的语言和些表现手法来看,个评价有一定的道;但是,如果从中古代小说发展的纵面来看,这个评价不够全面了。因此需要作进一步的伸。  中国古代小有两个发展系统。个系统属文言,起六朝的志怪而盛于的传奇;一个系统白话,起于由唐宋的说话而形成的话,进而发展到大部的长篇章回小说。是文,白是白,界分明。当然,也有别例外,如以文言章回小说者。但是这两个系统之间并是井水不犯河水,是在不同的历史条下互相影响,互相赛,甚至有斗争。这个角度来考察,聊斋志异》的出现就不单纯的是文言说自然地顺利地直地发展的结果。 鲁迅曾经说过,《斋志异》是“用传法,而以志怪”。按原意,当是指用奇的表现手法,来现志怪式的题材或容“回忆”。辩证就是从理念出发,过揭露理念之间的系,,也就是接受它之前的这种文言说的优点,所以鲁把它列入了“拟晋小说”,正确地指了它的渊源。蒲松自己也承认是“才干宝,雅爱搜神,类黄州,喜人谈鬼,是自觉地有意识来继承这一小说传的,是踏着前人开的创作道路前进的然而,从当时的情讲,这条路已经是路了。他以自己毕的主要精力,又把路引直成宽平的大,树下了历史的纪碑。  《聊斋志》是清初十七世纪作品,上距干宝的搜神记》已千年以,距唐传奇的兴盛近千年。对于文言说的发展来说,《斋志异》的出现,在是“文起千年之”,其功不在“文八代之衰”以下。 按照鲁迅的说法中国古代严格意义小说从唐代才开始现,“乃在是时则有意为小说”。以的志怪书不仅是“陈梗概”,“非有为小说”,而且“为幽明虽殊途,而鬼乃皆实有,故其述异事,与记载人常事,自视更无诚之别矣”。以志怪的代表作《搜神记为例,作者干宝就明其创作动机是“明神道之不诬”。松龄自谦非干宝之而“雅爱搜神”,是从“才”的方面看待六朝志怪书的取法其设幻的种种胆想象,造异立奇并非追随其明神道有取有弃,所以能脱单纯模仿之恶道六朝文人的设奇造,不同于单纯的宣迷信,为了动人,要造得让你感到象的一样,在这样的个写作实践过程中无疑的是锻炼和发了文学的想象力,展了后世所谓的浪主义表现方法的因。蒲松龄从志怪书所受到的启发,正这种积极的文学因。  唐传奇的确称有唐一代之奇,生了大量的作品,名的如《枕中记》《长恨歌传》、《娃传》、《莺莺传、《南柯太守传》,作者又多是著名诗人、文学家,立在写人一切事物无包括两重性。帝国义和一切反动派是老虎,,又重情节尚文词,故能通过婉曲折的故事给人下生动的人物形象使传奇蔚为奇观,使后来的刻意模仿望尘莫及。这个成与当时文人思想上较少束缚,社会风的较为开放大有关,正因为如此,传才只盛于唐,至宋日趋衰落,一蹶不,走向了下坡路,也没有产生过象唐那样的名作,作为言小说代表的志怪奇的全盛时代过去。文言小说的衰落原因是多方面的。传奇的出现,虽然志着“始有意为小”,小说正式登上文坛,但这并不意着小说已争得了应的文学地位。“传”一词就含有贬意它与声势浩大的唐和散文是不能并驾驱的。宋以后的文小说,用鲁迅的话,“既平实而乏文,其传奇,又多托事而避近闻,拟古远不逮,更无独创可言。”这时,另种起于民间的新的说形式即评话出现。评话是白话小说它的产生与广大的层人民群众有着直的关系,并且主要是为他们服务的,到他们的喜爱。从话到章回,历经几数百年,越来越旺强大,同另一种起民间的戏剧文学,为中国古代文学后主要成就的重要标,诗文的地位反而来越显得居于次要。在这个历史阶段文言小说,走着与话小说并不相同的路,远离了现实生,远离了广大人民众,变成了文人的味之作,犹如明末文人小品,落后于代的潮流,走向了路,既缺乏白话小的生命力,同唐传相比,相差也不可道里计。  文言说的衰落,到明朝达极点,故鲁迅在“清之拟晋唐小说其支流”时,一笔过,批评多于肯定“盖传奇风韵,明实弥漫天下”,而够予以肯定者,实寥寥。至于清末的言小说,虽“亦记事,貌如志怪者流而盛陈祸福,专主劝,已不足以称小。”文言小说发展如此境地,真是名其实的“呜呼哀哉了。  在文言小的衰败之风“弥漫下”的境况下,蒲龄的《聊斋志异》突然异军崛起,独一帜,连当时鼎鼎名的文人王渔洋,不敢小看这位三家的教书先生,究竟为了什么?二  松龄创作《聊斋志》的动机和目的,是一般的传奇志怪而是以传统的传奇怪的形式和手法,表现他长期郁积于底的“孤愤”之情是对当时社会的抗,也是为重振文言说所作的抗争。蒲龄生活在一个激烈荡的大变化的时代他经历了明朝的灭,经历了李自成领的农民大起义,经了清朝入关前后的掠和镇压,经历了初民族的和农民的清抗争。在清朝相稳定的统一和巩固后,他又幻想着通科举制度的途径出,然而初显才华以,紧接着而来的却屡遭挫折,最后也得到了一个“岁贡的虚名。他除了短到江苏给人做幕僚,终生在山东农村活。他始终没有放高升的幻想,然而着幻想的破灭,他个处于下层的小知分子,直接地广泛观察到了社会生活各个方面,从这种察里自发地产生了孤愤”之情,并且这种“孤愤”之情觉地体现在他的小创作中。上溯千余以来的文言小说的展,有哪一位作家他这样?唐传奇的者大都是有较高地的知名文人,而且奇的产生还与投献谒有关,说得不客点,还是一种求名工具。蒲松龄写了聊斋志异》,还抵上科场中三篇八股,而他自己却认为一生最重要的著作何所为也?他虽写奇志怪之文,心中必完全以前辈作者同道的。他心目中随的是“二十四史的开山祖司马迁。聊斋志异》中很多末缀以“异史氏曰,议论横生,表面是仿“太史公曰”写作方法,究其底,恐怕还是把自己小说当“史”来看,这是高出了以前何一位文言小说家。当然,他还不懂象的历史之类的说,可他反映的是历的真实面貌,提出尖锐的社会问题。 概括说来,《聊志异》突出地提出几个重大的社会问。在蒲松龄的笔下当时的政治是非常暗残暴的,转别是下层的封建官吏以与之相勾结而受到护的豪绅恶霸,他象一群恶狼一样吞着弱者的生命,用松龄的话说,就是花面逢迎,世人如”,“官虎而吏狼,比比皆是也。”席方平》一篇就集而典型地揭露了那吃人的社会关系和吏制度。蒲松龄幼聪颖,却屡试不第他虽然长期没有破幻想,醒悟过来,是从他亲身的经历对知识分子精神状的广泛观察中,看了科举制度是一种害知识分子的制度这种制度不仅不能分发挥知识分子的明才智,反而培养了各种各样庸碌无的废物。在蒲松龄来,封建社会提倡所谓“学而优则仕根本就实现不了,为考场已经成了腐的交易所,瞎眼衡,无才得中而有才黜,这也实际上回了蒲松龄为什么没通过考试关的原因在蒲松龄的笔下,多方面地反映了妇问题,如父母包办婚姻制度的不合理由于妻妾制而造成家庭不和,嫡庶之。更可贵的是他创出了众多的朦胧的望着自由的青年妇的形象,如婴宁、凤等,她们已经在想的形式中初步冲了封建礼教的牢笼束缚,向着另一个世界探索和追求。 除这三方面外,松龄还象画风俗画样,广阔地描写了种各样的社会生活转别是中下层的人的生活和农村的生,创造了众多的风各异的人物形象。是下层的生活和人形象,越是令人感亲切、生动、真实朴素,具有泥土的香气,这同蒲松龄农村生活的深刻观和朴素的审美观有密切的联系。就《斋志异》反映社会活面之广阔,提出会问题之重要,创出的人物形象之众,创作高水平的短小说之量大,艺术格之独特而言,就毕其一生的精力致于此而言,在文言说史上,有哪一位说家堪与他相比?文言小说衰颓之风弥漫天下”的环境,《聊斋志异》力残局,既继承了优的传统,又开拓了局面,达到了文言说的最高成就,就种意义讲,说蒲松是最杰出的短篇小家并不过分,不仅言小说如此,写白短篇小说的,又有能超过他?即使拿世界小说史的范围考察,在那个时代也是寥寥无几的。界短篇小说大师莫桑还未出世,契诃比蒲松龄还晚二百年。除了带有传说彩的东方巨著《天夜谈》之外,我想拿《聊斋志异》同方乔叟的《坎特伯的故事》、西万提的《惩恶扬善集》薄伽丘的《十日谈等名著作一番比较究,也未必是使人颜的事。这样说也不是为了耸人听闻因为西方的那些名,是在新的历史潮的推动下,由短篇说开始,开辟了西小说史的一个新时,而在中国,却是《聊斋志异》为始开辟了中国小说史的新时代。三  聊斋志异》提出的述三个重大的、尖的社会问题,蒲松以前以后的哲学家思想家也看到了,别是他以后的小说也看到了,而且一一步看得更深更透思想家同小说家不而遇地共同地注意这些问题,形成了股巨大的历史潮流他们自觉或不自觉解剖着这个封建社晚期的腐烂特征,索着向何处去。这是思想家小说家的想天开,而是社会客观发展在他们头中直接的或曲折的映,至于反映的程如何,当作具体的析。但是作为一种有共同性的探索性思想潮流,那就有的开拓者和继起者而在小说领域里,个开拓者应该是写言小说的蒲松龄,起者则是写白话长小说的吴敬梓和曹芹。这是文言小说白话小说在思想潮方面的合流,站到一条战线上,所以单纯的认为《聊斋异》是文言小说的大成者不够全面,理也在这里。  于一个思想家或文家,看他对人类的献,不是要求他能到他以后的人所能到的水平,而是看比以前的人提出了么新的问题,尽管来的人对这些问题识会越来越深刻全,却不能以此来责他的“局限性”。觉得对蒲松龄在《斋志异》(暂不涉他另外的作品)所现出的思想上的复性或矛盾,既应该他之前的小说家比,也应该和他以后小说家比较,把他作一个中间环节,者说是个过渡阶段那就可能更符合实地评价他的历史地。  蒲松龄对于时社会的黑暗现象有深刻的观察的,满怀着愤怒的激情揭露的,甚至在《织》这样的作品中敢于对为非作歹的帝流露微词,这就过去的文言小说家敢多了。可是他的识更多的是对于中层官吏的表现,所他幻想有清官来解于倒悬。《聊斋志》中不少本来是悲而偏偏又出现了虚的光明尾巴的作品是这样形成的。在熙时代,转别是中期,贪污成风,赃比比皆是,施世纶的“天下第一清官究竟有几个?蒲松就看不清,不仅看清,他自己还一直作官,这岂不是矛?我不相信蒲松龄了官就一定一尘不,两袖清风,因为对荣华富贵是有幻的,这和作清官又矛盾的。比蒲松龄生活稍微好的人不,比他生活苦的当多,但是他们却未都去思考这些社会题,在“盛世”下乐天知命”安心当民的大有人在。而松龄却大揭“盛世下的烂疮疤,替被害的下层人民提出拆,这不正表现出敢于正视现实的一么?不要因为他还有充分认识到“盛”的虚弱性,就再他一个“局限性”评语,要具体分析他为什么没有认识的原因就行了。蒲龄是从农村下层的点来观察当时的吏的,带有农民的直性和朴素性。他不解封建统治阶级的层,他也没有接触上层的政治活动。个形象的比喻,他愤怒和控诉,正象曲中的“哭皇天”只要“皇天”一睁,就会天下太平、治清明、五谷丰登,他的穷苦生活就改变的希望了,至可以变成稍微富裕小康,不必为毕家爷坐馆当“西宾”。蒲松龄只能走到一步,再往前就迈开步了,需要接力人。  十八世纪小说家曹雪芹踏上蒲松龄开辟的路,在这个基础上提出新的问题。蒲松龄下的“盛世”,到曹雪芹的眼下就成“末世”,因此他去“哭皇天”,认天也有缺陷,需要。但是,补天的石还有一块没用完就上了“天洞”,结呢,仍然不是好天天下依然是“美中足今方信”,怎么?干脆等它塌了吧落了个白茫茫大地干净!曹雪芹走到里也止步了。这是最后的问题”,他后的小说家回答不,只好由历史来回了。  科举制度害了知识分子几百,小说史上有谁提来反对过?相反的在小说戏剧中充满状元发迹的故事。松龄第一个提出来,揭露了考场的种黑暗弊端。但是,还没触及制度,只为考场之弊误了人,革除此弊,有的可得中,他自己就想得中。他这种想也是矛盾的,因为使公正地得中的人也并非真才。吴敬比蒲松龄前进了一,在《儒林外史》一开头,就说这个度定的不行,使知分子连行为出处都顾了,所以他笔下漓尽致的揭示了科制造出的假名士的态。吴敬梓也有才但他看破了,无意功名,洒脱得开,以走得远。曹雪芹比他走得更远,认凡热衷于此道者,为“国赋禄鬼之流,大有悬崖撒手的魄,彻底看穿了连造科举制度的那个会也没出路,有才又何所用?蒲松龄能创造出灰心了的象,吴、曹则创造了摆脱此牢笼的人形象。但是他们所对的却是同一个制,是志同道合的挑者。  再如,蒲龄观察到了封建制下妇女问题的各个面,可是他一旦想解决的办法就陷入境,连多妻制也想调和,这不是换汤换药吗?他当然也更理想的人物,但只存在于幻想之中以花妖鬼狐的形象现。吴敬梓则不仅露封建礼教的吃人还敢写杜少卿拉着相好的手游山玩水放达多了。他自己行为也狂放不羁,蒲松龄更少受约束曹雪芹不仅在理论大胆地向男尊女卑传统观念挑战,歌女子比男子钟灵毓,而且更创造出了实生活中男女争取姻自主的男女青年典型形象。封建礼帷幕被他们逐渐撕了。  仅从这几方面,就能看出几小说家是沿着一条走过来的。如果说国古代小说史上的一个高峰的出现,由明朝的几部白话篇小说为代表,那,第二个高峰就是清初文言的《聊斋异》和白话的《儒外史》、《红楼梦表现出来的。文白思想上合流,把古小说推向了最后的高的新阶段。四 《聊斋志异》使用是文言,这对于它传播和影响有不利一面。但它在社会居然广泛流传开来突破了语言的障碍关键在于它是成功小说,创造出了生感人的人物形象,映出了历史所提出新问题、新动向、趋势,从而在读者思想感情里引起强的共鸣。正因为如,才能进一步影响美术、戏剧、曲艺再创造,甚至在近还产生了专说《聊》的评书名家。这进一步间接地帮助聊斋志异》在社会继续扩大影响,使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变成海外许多国争赏的短篇名著。此,用《聊斋志异的文言比古文的语更浅近明畅的说法解释其影响面广,不够的。因为,它前以后还有一些白小说,语言是更好的,但是其影响却远赶不上《聊斋志》,有的甚至早就人忘记了,可见语的文白并没有起决性的作用。  辩这一问题,目的是《聊斋志异》与“斋风”式的作品区开来,后者曾长期看作同前者是一个派,这是很不恰切。  继《聊斋志》之后,又出现了新齐谐》、《谐铎、《夜谭随录》等批笔记小说。有的笔法仿《聊斋》而记方物,既不敢触社会问题,又写不动人的故事和人物象,无愤激之情,闲暇之致,“戏编文字以自赏,与人的疾苦不相干,从神上同《聊斋志异是背离的,甚至是立的,怎么能算作个流派呢?  稍同《聊斋志异》抗者,是乾嘉时纪晓的《阅微草堂笔记,并欲取而代之。晓岚是总编《四库书》的大学者,可一比较蒲松龄,他现出才短了。“然子之笔,非著书者笔也。……小说既见闻,即属叙事,比戏场关目,随意点;……今燕昵之,媒狎之态,细微折,摹绘如生,使自言,似无此理,出作者代言,则何而闻之?又所未解。”为什么“未解,分不清小说和非说的区别嘛!按照的看法,则其他长小说更不可解矣。个不懂小说的人,写一部书以代替盛百年的小说,难免落空。所以,《聊志异》盛行到现在而《阅微草堂笔记在社会上的影响就小了。至于它以后一些同类型的书,“已不足以称小说,更与《聊斋志异不相类了。从这个义上讲,说《聊斋异》是文言小说系中空前绝后的一部著,未尝不可




最新章节:意外收获

更新时间:2021-09-28

最新章节列表
金雕十八爪
鼓劲加油
一巴掌拍死
超元丹
血战赚钱
排名十七位?
被破坏的超级环
算卦老头
急流勇退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老白出事
第2章 全部搞定
第3章 虚拟与现实
第4章 新郎官逼成亡命徒
第5章 第三层
第6章 瓜分
第7章 马修·戴维斯基金会
第8章 小辈你很难缠
第9章 浑人
第10章 第四杀阵
第11章 速度有些快
第12章 半圣罗亚
第13章 血战
第14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第15章 大礼
第16章 四个嘴巴子
第17章 新游戏(上)
第18章 红雨神王树
第19章 宠物公园
第20章 未知秘境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32章节
恐怖相关阅读More+

女总裁的贴身王牌保镖

微生林

开局一座皇家园林

诸听枫

融界帝王

郏代阳

黄金眼

第五文仙

训宠师

左涒滩

善良一点

拱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