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709章 五毒蛊(下)》。

苗人养蛊,和东南亚的降头师所豢养的降头几乎是相同的,都是将毒虫混养在一起,取那一只最强壮和最终活下来的,然后用自己的精血喂养,再配以秘法与其沟通,从而与之心意相通,指挥蛊虫去做一些事情。

不过也有些降头师,在豢养蛊虫的时候,会将一些非常有灵性的蛊虫条线出来,使用少量的精血喂养,虽然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蛊虫,但也能听从降头师们的一些简单的指令,而且大多都是用作炮灰的。

吴尊所中的这只五毒蛊,显然就是个炮灰蛊,使用之人的意图很简单,那就是用这只壁虎蛊来教训一下吴尊,但又不会伤及到他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下蛊之人倒不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大师,我……我在泰国没有得罪过降头师啊……”

听到方逸的话,吴尊苦着脸说道,同时眼睛不断的在瞄着方逸,要说没得罪过降头师也不是绝对的,最起码他当初就曾经想黑了方逸的那枚翡翠吊坠。

而且经过刚才的事情,且不论那五毒蛊是不是方逸所下的降头,但方逸能将其解除掉,说明方逸本身肯定是一位降头师无疑了,想到刚才周身像刀割般的痛楚,吴尊的身体忍不住又抖了起来。

“除了我,你肯定还得罪过别人……”

看到吴尊的眼神,方逸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开口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在你身上下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秀莉了,要怪也只能怪你之前出言不逊……”

“秀莉,大师,您……您说的是那个变性人?”听到方逸的话,吴尊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摇起了脑袋,说道:“这……这不可能,那个变性人怎么可能是降头师大人呢?”

“你说话太不好听,到现在还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是变性人,小心她以后再出手教训你……”

方逸摇了摇头,有些无语的看着吴尊,这小子的嘴巴实在是太臭了,如果换成自个儿是变性人,然后旁边不断的有人在出言讽刺,恐怕方逸都会忍不住出手的。

“她本来就是变性人嘛……”

吴尊还在强辩着,不过突然想到了那些有关于降头师的传说,吴尊话说到一半就紧紧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传闻降头师能千里传音知晓方圆百里所有的事情,而从车站到这酒店,似乎还没出百里的范围吧?

“大师,您……您说她会不会听到我说话?”

意识到这一点的吴尊,可怜兮兮苦着脸看向了方逸,嘴上已然是改了口,“大师,我真的不是想冒犯降头师大人,您……您能不能帮我说说,您们都是降头师,肯定能说上话的……”

这会吴尊已经是相信那个秀莉有可能是降头师的事实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在火车上的时候,秀莉给他说过一句“小心病从口入”的话,而且当时秀莉的神情很诡异,现在回想起来,吴尊猜想秀莉肯定是那个时候给自己下的降头。

“嗯?这人下蛊的手法倒是很谙熟,居然连我都骗过去了?”

听到吴尊说出火车上的事情,方逸微微点了点头,他当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不过那种给他威胁的感觉不是很大,方逸也就没当回事,但现在想起来,吴尊却是那个时候着的道。

“我喝的那瓶水里面明明没有东西啊?为何会吃进去一只壁虎?”看着那被倒扣在玻璃杯中的壁虎尸体,吴尊一时间感觉有些干呕,连忙将眼睛移到了别的地方。

“那只是障眼法罢了,另外还有一些秘术……”

看到吴尊一脸疑惑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一只蛤蟆放在水杯里,也能让你自己毫无知觉的喝进去?”

不管是降头师还是国内的养蛊的巫师,都需要用自身精血和精神力与蛊虫沟通,所以他们的精神力也都是非常强大的,在瞬间影响到普通人的识觉,这并不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

“信,信,大师,您……您别再吓唬我了……”

听到方逸的话,吴尊差点没哭出来,他今儿一天已经是够惨了的,提心吊胆了大半天,最后居然还是没躲得过降头发作,一想到刚才的症状,吴尊就忍不住发抖颤栗。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吴尊整个人都已经是萎靡不振了,方逸看着他是又可怜又可笑,当下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去开个房间,早点休息吧……”

“大师,您……您这是个套间,要……要不我晚上就在外面的沙发上睡,您看行吗?”

听到方逸要赶自己走,吴尊连忙跪在了地上,他此刻已经被那秀莉给吓破了胆子,直觉告诉他,方逸这个降头师一定强于那个变性人的,所以呆在方逸身边才是最为安全的。

“行,你要是不嫌局促,就睡在沙发上吧,对了,你身上的降头我都已经给解开了,现在你身上什么降头都没有了……”

方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其实秀莉下蛊的时候虽然瞒过了他,但方逸并不认为秀莉是个多么厉害的降头师,而且在方逸看来,秀莉充其量只是懂得一些降头术的基本知识而已。

真正的降头师,必然是豢养出本命蛊的人,而只要体内带有像是本命蛊这种类似于灵虫的蛊虫,方逸就一定会生出感应的,因为顶级的本命蛊,就是对方逸也是会有莫大的威胁。

但是从秀莉身上,方逸却是没有感应到本命蛊的存在,这也就是说,秀莉只是养了一些炮灰蛊而已。

至于秀莉下蛊时瞒住了方逸,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下蛊纯粹靠的是手法,而方逸又没关注过吴尊所喝的水,他脑后也没有长眼睛,怎么知道秀莉在那水中下了蛊虫呢。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在知道自个儿身上的降头都去除掉了之后,吴尊大喜过望,连忙对着方逸又磕了几个头,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开口对方逸说道:“大师,这家酒店的SPA非常的出名,要不要我请两位技师来帮您松松骨啊?这里也有人妖服务的……”

“我看你小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方逸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吴尊,刚刚在变性人身上吃了那么大的亏,这小子居然还在琢磨这种事情,这得是有多么宽广的胸怀才能做到啊?

“不是,大师,是最正规的按摩,全世界都有名的……”

吴尊忙着给方逸解释道,吴尊这次倒不是在吹牛,泰国的SPA世界闻名,而除了芭堤雅之外,这家酒店的按摩师也是非常有名气的,当然,那价格也是贵的吓人,一个全套做下来,就需要一千多美金。

“还是算了吧,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给你做个按摩,你就知道什么才叫做按摩了……”

对于吴尊所说的SPA,方逸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按摩在他理解中的意思就是松骨,而说到松骨,方逸如果称第二的话,他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方逸小时候跟着老道士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功夫,曾经有一段时间,老道士让方逸去学中医,每天对着个不知道老道士从哪里找来的铜人,让方逸在上面辨认穴道和人身骨骼。

所以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方逸对人身的206块骨骼就熟悉无比,而就在方逸十岁那年,老道士说要考验方逸的手法,让方逸拿他自己做实验,每天都让方逸给他去松骨,包括头骨在内,206块骨骼全部都要摸到位。

一开始的时候,方逸因为手法不娴熟的原因,每每将老道士给捏的呲牙咧嘴,有好几次甚至将老道士的鼻骨给捏歪掉了,搞得一副道骨仙风般的老道士有好几天都没敢下山。

不过那时的方逸并不知道,以他当时暴力拆骨的手法,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折腾的话,恐怕撑不到三天就会被折腾死,但是在老道士身上摸了三年,老道士仍然是活蹦乱跳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方逸也从而练就了一手摸骨按摩的手法来。

当然,自从老道士去世之后,方逸再也没有给人摸过骨,也就是听到吴尊所说的按摩,他才想到了当年和师父相处的那些往事来。

“不敢,不敢,大师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吴尊哪里知道方逸的本事,听到他要给自己按摩,顿时吓了一大跳,让降头师在身上乱摸,那岂不是嫌自己活的命太长吗,谁知道方逸会给自己下一些什么样的降头?

“好,明天一早咱们去苗族村……”

方逸这会也是感觉有些疲惫了,当下点了点头回到了里面,而在外面的吴尊则是脱掉了鞋子,轻手轻脚的躺倒了沙发上,为了不打扰到方逸,他甚至连睡觉前的洗漱都省去了。

……

“嗯?我的蛊虫怎么还没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吗?”

就在方逸和吴尊休息之后,这家酒店的第十八层一个房间里,秀莉身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正在房间走动着,那走动的姿势完全和女人一般无二,曼妙的身姿更是足以诱惑得这个世界大多数的男人流下鼻血。

“算了,少一只就少一只吧,回头再问爷爷去要……”

等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秀莉终于是放弃了,正如方逸所猜想的那样,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降头师,之所以能对人下降头,却是通过外力才做到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709章 五毒蛊(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说内容>相关阅读More+

带空间穿越当军嫂的小说

仲孙志成

  庾公臨去,顧鐘後事,深以相委鐘曰:“棟折榱崩誰之責邪?”庾曰“今日之事,不容言,卿當期克復之耳!”鐘曰:“想下不愧荀林父耳。

小说长安十二时辰在线阅读

淳于欣怿

  天子之六工:曰土工、金工石工、木工、兽工、草工,典制材。五官致贡,曰享

黑皇后小说宋像白txt下载

锺离倩

  奔母之,西面哭尽,括发袒,堂东即位,乡哭,成踊袭免绖于序,拜宾、送,皆如奔父礼,于又哭括发。妇人丧,升自东,殡东,西坐,哭尽哀东髽,即位与主人拾踊奔丧者不及,先之墓,面坐,哭尽。主人之待也,即位于左,妇人墓,成踊尽哀发,东即主位,绖绞带哭成踊,拜,反位,成,相者告事。遂冠归,门左,北面尽哀,括发成踊,东即,拜宾成踊宾出,主人送;有宾后者则拜之成;送宾如初众主人兄弟出门,出门止,相者告次。于又哭括发成踊;三哭,犹括成踊。三日服,于五哭相者告事毕为母所以异父者,壹括,其余免以事,他如奔之礼

小说主人公林田园

叭夏尔

  王恭有清辭旨,能敘說,而書少,頗有重出有人道孝伯常有意,不覺為煩

系统古武异能小说

栾忻畅

  劉尹雲:“見何道飲酒,使人欲傾家。

插翅难飞小说阿陶陶晋江

碧鲁振安

  自仁率,等而上之至于祖;自率祖,顺而之,至于祢是故,人道亲也。亲亲尊祖,尊祖敬宗,敬宗收族,收族宗庙严,宗严故重社稷重社稷故爱姓,爱百姓刑罚中,刑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财足,财用足百志成,百成故礼俗刑礼俗刑然后。《诗》云「不显不承无斁于人斯,此之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