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125 宴会》。

    平心而论,林锦楼倒是有几分佩服宋柯,一个没落家族的官宦子弟,独自带着老娘妹妹过活,年纪轻轻,说话办事却滴水不漏,行事颇有章法手段,居然还考中了两榜进士,十几岁便少年登科的,在本朝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林锦楼固然相信天纵英才,可更信天道酬勤,人前的光鲜体面全是人后下百倍的功夫换来的,就好比他,人人都道他年纪轻轻就做了四品将军,且手握重兵,是仗着祖荫的缘故。他觉着那些话都是放屁,他固然是含着金汤匙生的天之骄子,可立下的战功全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他闻鸡起舞的时候,多少世家子弟还淌着鼻涕让奶娘抱哄着,更勿论什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们林氏家族在他这一辈也出了些人才,可哪个能如他狠得下心吃这样多的苦头,肯把脑袋架在刀口上搏命?    宋柯的家世与前程自然无法跟他相提并论,即便考上进士了又能如何?若无大机缘,一生在五品官上打晃的两榜进士屡见不鲜,就算他娶了显国公的女儿,也未必能助得了他前程似锦。可是林锦楼却曾见过宋柯是如何刻苦用功的,从那发狠念书的劲头上,林锦楼嗅到此子身上的勃勃野心,两人略打过几次交道,林锦楼便清楚宋柯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林锦楼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原本他听说宋柯中了进士,曾有一闪念要放了香兰那丫头,林家对宋柯有恩,犯不着为个女人结梁子。可转念又将这想法否了,他本是呼风唤雨的角色,何必要让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别说如今宋柯羽翼未丰,即便日后独挡一面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林锦楼兀自沉思。只听廊下当差的小幺儿桂圆,在门口道:“老爷听说大爷已经醒了,请大爷去前头一趟,吃两盅酒应酬片刻。”    林锦楼应了一声。从碟子里夹了两块糕**塞进嘴里吃了,又重新换了见客的衣裳,转到前头去。只见在院子里搭了几桌席,密密麻麻坐了几十位,正前方搭了戏台子,几个戏子正咿咿呀呀唱着。林长政和林长敏都在席上,与左右亲热攀谈。林锦楼一到。席上立时热闹起来,纷纷端着酒杯与林锦楼敬酒。林锦楼嘴角含笑,一一应答着。手中端着酒杯,一派世家公子的翩翩姿态。    有人在底下低声议论道:“瞧见没,那就是林家老大,林长政能封山西总督全赖他在京城上下走动钻营,达官显贵。勋爵权臣,没有一个不应酬到的。这样轻的年纪,品级竟然比你我都高了。”    另有人道:“人分三六九,有这样的爹娘老子,想不发达也难。”    在座的有一人,自林锦楼从后头出来。两眼便牢牢盯住,未曾离开过,这人便是夏芸。原来韩耀祖花了大笔银子托人疏通了林家的门路。年节都有重礼孝敬,林家宴请金陵大小相熟的官员,才给他递了帖子。韩耀祖原想携大儿子同去,却偏生感了风寒,他知道自己儿子素是个吃酒弄性的。想着夏芸秉性老实乖顺,办事素来合他的意。便命夏芸陪韩光业同去,也隐含着提携夏芸之意。    夏芸自然感恩戴德,特地换了一身簇新的绸料衣裳,更有几分踌躇满志,一心想在酒宴上与高官们展示才华,再向上谋划一步,保不齐能得到大机缘,这辈子封王拜相也未可知。一路上同韩光业殷勤搭话,心里却耻笑韩光业不学无术,胸无**墨。待到了林府,夏芸一见那门庭若市的热闹场面,便微微有些吃惊。待进了林府之内,但见那房屋轩丽,绮窗雕梁,奇石珍禽,愈发目不暇接,等入了席才发觉,这几十桌酒宴,他与韩光业只坐最远一桌,韩耀祖的七品官已属最末之流。    夏芸只端端正正坐着,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却发觉大字识不全的韩光业竟左右逢源,满桌上世叔、世伯的喊着,频频敬酒,谈笑风生。知道他是正经举人出身的,旁人也不过微微举杯示好,并无亲热之举。夏芸心中颇不是滋味。待见林锦楼出来,众人直是众星捧月一般。仿佛此人天生就该这般尊贵威势。夏芸远远瞧着,心底里又妒又慕,还有些说不清的郁郁寡欢,适才发觉自己先前雄心万丈要大展宏图太过天真,此番开了眼界,才知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是何气派,满腔的豪情灭了一半,也不敢再妄想攀上大机缘,只打起精神与身旁的七品推官寒暄。暂且不表。    却说银蝶让几个婆子拖了下去,回到房里哭个不住。一干丫头等均厌恶银蝶是非讨嫌,竟无一人去劝的。小鹃嗑着瓜子凉凉道:“收拾收拾东西罢,大爷让你明儿个就出去,别回头耽误了,大爷怨怪到我们头上。”    银蝶怒道:“即便是走,也是明儿个早上,碍着你们肝疼?”    小鹃插着腰冷笑道:“说话放尊重**,你已经不是正经府里面的丫头了。与其在嘴上跟我逞能耐,不如仔细想想自己个儿,犯了盗罪的丫头,能卖到什么好人家儿去?即便明儿个卖你,今儿晚上可也不能留在府里了,省得手脚不干净,再顺了什么东西走!”说完一摔帘子走了。    银蝶气得又哭一场。她到底是有几分主意的,抹了把泪儿,从箱子里掏出一把钱,唤来个小丫头子道:“你去三姑娘屋,把含芳请来,说我有要紧的事。”    那小丫头子把手背到身后,撇嘴道:“妈妈们都说你的事不让管呢!”    “你……”银蝶横眉立目上来就想打,强按住火气,又抓了一把钱,递过去道:“你悄悄儿去,没人知道。去呀!”    那小丫头子方才接了钱走了。不多时含芳便到了,银蝶一见,扑上前哭道:“堂姐救我!”    含芳吓了一跳,连忙询问。银蝶便将来龙去脉讲了,泪流满面道:“我……我也不知道一匹金马竟惹出这样的祸。说来说去还不是香兰那个贱蹄子,留下这劳什子,原先在府里时给我添堵,就算走了还不能让我安生……”    含芳皱着眉,呵斥道:“你说得这是什么话,自己贪财拿了人家的东西,怎还说人家不是?”    银蝶抹泪儿道:“反正她都让大奶奶卖了,那东西我不拿,别人也迟早拿去!不过是我命不好,竟赶上这样的事……呜呜呜……”    含芳叹道:“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想了想道:“你惹恼了大爷,府里是呆不住了,先送你出去,家里凑些钱,托相熟的人把你买了便是了,你年纪也大了,在家里安生几日,正好说个人家,从此安安生生的便罢了。”    银蝶大哭道:“我不出去!回头嫁个穷鬼我还不如死了!”    含芳狠狠打了她两下,怒道:“好好的差事你自己弄丢了怨谁?这是你家里还有些存项,倘若一文银子没有,把你卖给老头子当妾,你又能怎样了?”    银蝶倒在炕上,愈发放声大哭。    此时吴妈妈挑帘子进来,蹙着眉道:“怎还没收拾好?二门上的妈妈们都等急了,再晚些,内宅就该落锁了!”    含芳连忙赔笑,迎上前道:“我这妹妹就是让人不省心,妈妈别恼,待会子我亲自把人送出去,让她家里人在外头接。”    含芳在林东绫跟前有些头脸,吴妈妈便缓了缓神色,道:“那也不能太晚。”    含芳笑道:“哪儿能呢。”说着掏出二钱银子道,“二门几位妈妈久等了,让她们拿去买些酒吃。”    吴妈妈看了银蝶一眼,对含芳道:“你那妹子要有你一半儿,也不至于让大爷给赶了。”    含芳口中连连称是,将吴妈妈送出去,转回身对银蝶怒道:“还哭?赶紧把东西收拾收拾,回头跟蔡婆子说,让人抬小轿儿送你回去!”    银蝶无法,只得将东西收拾了一个箱笼。含芳领着她往外去,刚到垂花门,小厮桂圆便拦住道:“姐姐们别往前头去了,老爷在前头设了宴,都是男客,只怕让人撞见了不好。”    话音未落,只见两个小厮架着一个酒醉醺醺的男子从门前经过,后头还跟着个身形高挑的年轻公子。银蝶放眼看去,只见那年轻公子一身月白色茧绸衣衫,文质彬彬模样,生得白净端正,长方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来者正是夏芸,原来韩光业吃多了酒,不免有了狂态。夏芸连忙照料,问林家的小厮要了陈皮醒酒汤,一碗灌下去,韩光业又张口欲呕,幸而管家出来道:“今日天色已晚,贵府公子又吃多了酒,不如就在这里歇了,外头的一溜儿罩房,正是昨日收拾出来预备留客的,还请莫要推拒才是。”    夏芸求之不得,忙不迭**头应了,打发人回去报信儿。有小厮上前搀扶韩光业,一行人往那后罩房去了,正巧在垂花门碰见银蝶等人。    p:    小厮桂圆由daa扮演~    谢谢胖aha001乞巧符,大熊笨蛋的香囊,寒地莲两张平安符,hljyaa平安符,kh,逸ay的小黄鸡。也谢谢给我投粉红票的各位!    今天实在太累,更新晚了些,抱歉^_^    好戏快开锣了,诸位还不赶紧给咱**票票?嘿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125 宴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说内容>相关阅读More+

小说男主龙煜天

求翠夏

街头宁静如昔但他却涌起了机重重,杀气伏的可怕感觉

小说 苏暖儿

东方俊瑶

众人再响起惊天动地的彩和打气声音,把气氛上澎湃的高潮

许栩慕青小说

鲜于炳诺

项少龙再次举笔写字,心不在焉道:u致姑娘请!不送了!“

逃跑项圈铁链囚禁小说

章佳振田

第一式名为“以守代攻“,只那些栩栩如生的人像,由打坐行走,以至持剑作势,腾跃蹲,各种姿势,应有尽有。每图有详细文字说明练习和使用的法。真是句句精妙,字字珠玑使人对墨翟这人的才情智慧,出无限景仰

吴世勋宠文娱乐圈完结小说

恭癸未

经过滕翼居所时,忽闻刀交击的声音,大讶,顺步了入去,经侍女指点,在后园里找到了滕翼,原来君正和善兰两人在鸳鸯戏。

港台女星艳史系列小说

冯夏瑶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