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nbwlp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他的无情和慈悲小说032

段干心霞 730万字 76619人读过 连载

《他的无情和慈悲小说032》

高玉成,故家子,居金城之广。善针灸,不择贫富辄医之。中来一丐者,胫有废疮,卧于。脓血狼籍,臭不可近。居人其死,日一饴之。高见而怜焉遣人扶归,置于耳舍。家人恶臭,掩鼻遥立。高出艾亲为之,日饷以蔬食。数日,丐者索饼,仆怒诃之。高闻,即命仆以汤饼。未几,又乞酒肉,仆告曰:“乞人可笑之甚!方其于道也,日求一餐不可得,今饭犹嫌粗粝,既与汤饼,又乞肉。此等贪饕,只宜仍弃之道耳。”高问其疮,曰:“痂渐落,似能步履,故假咿嘎作呻状。”高曰:“所费几何,即酒肉馈之,待其健,或不吾仇。”仆伪诺之而竟不与。且与曹喁语,共笑主人痴。次日。亲诣视丐,丐跛而起,谢曰:蒙君高义,生死人而肉白骨,深覆载。但新瘥未健,妄思馋耳。”高知前命不行,呼仆痛之,立命持酒炙饵丐者。仆衔,夜分纵火焚耳舍,乃故呼号高起视,舍已烬。叹曰:“丐休矣!”督众救灭。见丐者酣火中,齁声雷动。唤之起,故曰:“屋何往?”群始惊其异高弥重之,卧以客舍,衣以新,日与同坐处。问其姓名,自:“陈九。”居数日,容益光。言论多风格,又善手谈。高对局辄败。乃日从之学,颇得奥秘。如此半年,丐者不言去高亦一时少之不乐也。即有贵来,亦必偕之同饮。或掷骰为,陈每代高呼采,雉卢无不如。高大奇之。每求作剧,辄辞知。  一日,语高曰:“我告别,向受君惠且深,今薄设邀,勿以人从也。”高曰:“得甚欢,何遽决绝?且君杖头虚,亦不敢烦作东道主。”陈邀之曰:“杯酒耳,亦无所费”高曰:“何处?”答云:“中。”时方严冬,高虑园亭苦,陈固言:“不妨。”乃从至中,觉气候顿暖似三月初旬。至亭中,见异鸟成群,乱弄清,仿佛暮春景象。亭中几案皆以瑙玉。有一水晶屏莹澈可鉴中有花树摇曳开落不一,又有禽似雪,往来勾輈于其上,以抚之,殊无一物。高愕然良久坐,见鸜鹆栖架上,呼曰:“来!”俄见朝阳丹凤衔一赤玉,上有玻璃盏二盛香茗,伸颈立。饮已,置盏其中,凤衔之翼而去。鸜鹆又呼曰:“酒来”即有青鸾黄鹤翩翩自日中来衔壶衔杯,纷置案上。顷之,诸鸟进馔,往来无停翅,珍错陈,瞬息满案,肴香酒冽,都常品。陈见高饮甚豪,乃曰:君宏量,是得大爵。”鸜鹆又曰:“取大爵来!”忽见日边闪,有巨蝶撄鹦鹉杯,受斗许翔集案间。高视蝶大于雁,两绰约,文采灿丽,亟加赞叹。唤曰:“蝶子劝酒!”蝶展然飞化为丽人,绣衣蹁跹,前席酒。陈曰:“不可无以佐觞。女乃仙仙而舞,舞到酣际,足于地者尺余,辄仰折其首,直足齐,倒翻身而起立,身未尝于尘埃。且歌曰:“连翩笑语芳丛,低亚花枝拂面红。曲折知金钿落,更随蝴蝶过篱东。余音袅袅,不啻绕梁。高大喜拉与同饮。陈命之坐,亦饮之。高酒后心摇意动,遽起狎抱视之则变为夜叉:睛突于眦,出于喙,黑肉凹凸,怪恶不可状。高惊释手,伏几战栗。陈箸击其喙,诃曰:“速去!”击而化叉为蝴蝶,飘然飏去。惊定,辞出。见月色如洗,漫陈曰:“君旨酒佳肴来自空中君家当在天上,盍携故人一游”陈曰:“可。”即与携手跃,遂觉身在空冥。渐与天近,有高门口圆如井,入,则光明昼,阶路皆苍石砌成,滑洁无翳。有大树一株高数丈,上开花大如莲,纷纭满树。下一女,捣绛红之衣于砧上,艳丽无。高木立睛停,竟忘行步。女见之,怒曰:“何处狂郎妄来处!”辄以杵投之,中其背。急曳于虚所,切责之。高被杵酒亦顿醒,殊觉汗愧,乃从陈,有白云接于足下。陈曰:“此别矣,有所嘱,慎志勿忘:寿不永,明日速避西山中,当免。”高欲挽之,返身竟去。觉云渐低,身落园中,则景物非。  归与妻子言,共相骇。视衣上着杵处,异红如锦,奇香。早起,从陈言,裹粮入。大雾障天,茫茫然不辨径路蹑荒急奔,忽失足堕云窟中,深不可测,而身幸不损。定醒久,仰见云气如笼。乃自叹曰“仙人令我逃避大数,终不能。何时出此窟耶?”又坐移时见深处隐隐有光,遂起而渐入则别有天地。有三老方对奕,高至,亦不顾问,奕不辍。高而观焉。局终,敛子入盒。方:“客何得至此?”高言:“堕失路。”老者曰:“此非人,不宜久淹,我送君归。”乃至窟下。觉云气拥之以升,遂平地,见山中树色深黄,萧萧落,似是秋杪。大惊曰:“我冬来,何变暮秋?”奔赴家中妻、子尽惊,相聚而泣。高讶之,妻曰:“君去三年不返,以为异物矣。”高曰:“异哉才顷刻耳。”于腰中出其糗粮已若灰烬,相与诧异。妻曰:君行后,我梦二人,皂衣闪带似谇赋者,汹汹然入室张顾曰‘彼何往?’我诃之曰:‘彼外出。尔即官差,何得入人闺?’二人乃出。且行且语曰‘事怪事’而去。”高乃悟已所者仙也,妻所遇者鬼也。高每客,衷杵衣于内,满座皆香,麝非兰,著汗弥盛云

乐云鹤、夏平子二人少同里,长同斋,相莫逆。夏少慧,十岁名。乐虚心事之。夏规不倦;乐文思日进由是名并著。而潦倒屋,战辄北。无何,遘疫而卒,家贫不能,乐锐身自任之。遗褓子及未亡人,乐以恤诸其家,每得升斗析而二之,夏妻子赖活。于是士大夫益贤。乐恒产无多,又代生忧内顾,家计日蹙乃叹曰:“文如平子碌碌以没,而况于我人生富贵须及时,戚终岁,恐先狗马填沟,负此生矣,不如早图也。”于是去读而。操业半年,家资小。  一日客金陵,于旅舍,见一人颀然长,筋骨隆起,彷徨侧,色黯淡有戚容。问:“欲得食耶?”人亦不语。乐推食食,则以手掬啖,顷刻尽;乐又益以兼人之,食复尽。遂命主人豚胁,堆以蒸饼,又数人之餐。始果腹而曰:“三年以来未尝此饫饱。”乐曰:“固壮士,何飘泊若此”曰:“罪婴天谴,可说也。”问其里居曰:“陆无屋,水无,朝村而暮郭也。”整装欲行,其人相从恋恋不去。乐辞之,曰:“君有大难,吾忍忘一饭之德。”乐之,遂与偕行。途中与同餐,辞曰:“我岁仅数餐耳。”益奇。次日渡江,风涛暴,估舟尽覆,乐与其悉没江中。俄风定,人负乐踏波出,登客,又破浪去。少时挽舟至,扶乐入,嘱乐守,复跃入江,以两夹货出,掷舟中,又之;数入数出,列货舟。乐谢曰:“君生亦良足矣,敢望珠还!”检视货财,并无失。益喜,惊为神人放舟欲行,其人告退乐苦留之,遂与共济乐笑云:“此一厄也止失一金簪耳。”其欲复寻之。乐方劝止已投水中而没。惊愕久,忽见含笑而出,簪授乐曰:“幸不辱。”江上人罔不骇异  乐与归,寝处共,每十数日始一食,则啖嚼无算。一日又别,乐固挽之。适昼欲雨,闻雷声。乐曰“云间不知何状?雷是何物?安得至天上之,此疑乃可解。”人笑曰:“君欲作云游耶?”少时乐倦甚伏榻假寐。既醒,觉摇摇然不似榻上,开则在云气中,周身如。惊而起,晕如舟上踏之软无地。仰视星,在眉目间。遂疑是。细视星嵌天上如莲之在蓬也,大者如瓮次如瓿,小如盎盂。手撼之,大者坚不可,小星摇动似可摘而者;遂摘其一藏袖中拨云下视,则银河苍,见城郭如豆。愕然念:设一脱足,此身可复向?俄见二龙夭,驾缦车来,尾一掉如鸣牛鞭。车上有器围皆数丈,贮水满之有数十人,以器掬水遍洒云间。忽见乐,怪之。乐审所与壮士焉,语众云:“是吾也。”因取一器授乐洒。时苦旱,乐接器云,遥望故乡,尽情注。未几谓乐曰:“本雷曹,前误行雨,谪三载。今天限已满请从此别。”乃以驾之绳万丈掷前,使握缒下。乐危之;其人言:“不妨。”乐如言,飗飗然瞬息及地视之,则堕立村外,渐收入云中,不可见。  时久旱,十里雨仅盈指,独乐里沟皆满。归探袖中,摘仍在。出置案上,黯如石混同是产生哲学误的根源。对科学知的前提、假设、方,夜则光明焕发,映照壁。益宝之,什袭而。每有佳客,出以照。正视之,则条条射。一夜妻坐对握发,见星光渐小如萤,流横飞。妻方怪咤,已口中,咯之不出,竟下咽。愕奔告乐,乐奇之。既寝,梦夏平来,曰:“我少微星。因先君失一德,促寿龄。君之惠好,在不忘。又蒙自上天携,可云有缘。今为君,以报大德”。乐三无子,得梦甚喜。自妻果娠,及临蓐,光满室,如星在几上时因名“星儿”。机警常,十六岁及进士第  异史氏曰:“乐文章名一世,忽觉苍之位置我者不在是,弃毛锥如脱屣,此与颔投笔者何以少异?雷曹感一饭之德,少酬良朋之知,岂神人私报恩施哉?乃造物公报贤豪耳。




最新章节:人都死了,我还要讹你一下

更新时间:2021-10-02

最新章节列表
拍死
应战
杀手锏(五更完)
不见了
以多欺少!(三更)
蝴蝶效应,连锁反应
处变不惊
生命有意义
隐瞒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灯灭了
第2章 垃圾任务
第3章 短兵相接
第4章 惊变
第5章 开辟山洞
第6章 方雅丹吃醋了
第7章 赔偿
第8章 心里不服
第9章 层层保险
第10章 放肆
第11章 你怎么在这
第12章 夜会祝烈
第13章 脑袋发热的葛熊
第14章 天意
第15章 变美!
第16章 紫瑾大会开幕
第17章 无间之道
第18章 一人独吞?
第19章 了解别人的情况
第20章 凌家大劫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4135章节
女生相关阅读More+

娱乐帝国之崛起

泷丙子

好事多磨

羊舌庚

明天下

西门润发

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

检曼安

神话烘炉

乙晏然

王爷的一等逆妃

巧茜如